分分PK10是国家开的吗 十分11选5有没有假 中国大发一分11选5外宣门户 大发pk10投注技巧 湖北快3走势图 三分快三怎么看规律 波兰五分彩 大发快3彩票登录 五分11选5开奖结果 一分11选5精准计划 福彩快3和值技巧 分分快3手机娱乐 UU快三网址 极速排列3开奖时间 捕鸟达人 一分PK10怎么举报 UU快三作弊器 快速排列3开奖时间 好运pk10实时计划 11选5一期计划 江苏好运快三 500彩票快三老版本 一分快3计划-大发快3计划网 快3群计划都是假 大发排列3开奖时间 快3怎么代理 幸运赛车 财神捕鱼游戏下载 大发排列五专家杀号 极速快三走势图
肺癌患者的选择:耗尽家财后死亡,还是花5万后活着?
来源:“八点健闻Plus”微信公众号2019-08-25

癌症早筛就像修水库,比洪水泛滥再去救灾省钱多了,效果也更好。大多数晚期肺癌患者会在1-2年内花费几十万治疗费用后离世;而早期患者,术后10年预期生存率达92%,费用大约3-5万元。


平均每一分钟,中国有7.5人被诊断为癌症,其中1.5人是肺癌;有4.4人因癌症死亡,其中1.2人是肺癌。


也就是说,就在读完刚才这句话的大约10秒钟时间里,已经新增了一位癌症患者。


这个数字来自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2015年全国癌症发病约392.9万例,其中肺癌病例约为78.7万例;全年因癌症死亡约233.8万人,其中因肺癌死亡人数约为63.1万人。


加上存量病人,全国癌症患者应该超过1000万。假设平均一个三代人的大家庭有10位成员,那全国有1亿多这样的大家庭,平均每10个家庭就有一位癌症患者。


晚期癌症死亡率高、治疗费用高。但如果能够在癌症早期就发现,情况会有非常大的差别。


以排名第一的肺癌为例,75%的患者发现即晚期,过去5年生存率只有5%,最新的免疫药物PD-1抑制剂把这个数字提升到16%,已经是非常大的突破,但比例仍然很低。


如果家庭经济情况允许,大多数晚期肺癌患者在1-2年内花费几十万的治疗费用后离世,如果使用免疫药物,费用更高,甚至可能超过百万。


而早期患者,手术治疗后10年预期生存率达92%,费用大约3-5万元。


如果肺癌早筛、早诊、早治能够普及,每年因肺癌死亡的63万人中大多数就有希望获得更长时间的健康生活,而且医疗费用更低,无论生命价值还是经济价值都非常明显。


然而,癌症早筛却不是那么容易。


1566727988682464.jpeg

图源 | pexels


癌症早筛已推行16年,效果不明显


过去10年,中国恶性肿瘤的5年生存率从30.9%提高到40.5%,这是非常大的进步,但跟欧美的60-70%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欧美癌症患者生存率高,主要原因在于早诊早治的比例较高。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肿瘤医院院长于金明院士今年两会上提出,癌症真正事半功倍的治疗方法不是神药,而是早诊早治。


国际早期肺癌行动计划数据显示,LDCT (低剂量CT)年度筛查能发现85%的早期周围型肺癌。


早在2003年12月,当时的卫生部就明确提出“制定主要癌症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及早期治疗计划并组织实施”。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我国受癌症困扰的家庭以千万计,要实施癌症防治行动,推进预防筛查、早诊早治和科研攻关,着力缓解民生的痛点。


但是,十多年来,癌症早筛并没有能够得到足够的推广。


一方面是意识,很少有人在没病的时候去医院,“胸痛、咳血才来医院,一经发现都是肺癌晚期”,于金明说。


另一方面,由于漏诊和误诊比较频繁等等原因,癌症早筛存在很多争议,有的甚至引发医疗纠纷走上法院。


漏诊是癌症早筛的一大挑战


2012年,63岁的江西老人万丰(化名)在医院检查时拍摄了CT,显示有肺结节,然而医院漏诊,错过了治疗时机。几个月后他确诊肺癌晚期,与癌症抗争一年,于2014年2月去世。


当年11月,万丰的妻儿把医院告上法庭,2017年,法院认定医院存在过错,承担50%的责任,赔偿25.7万元。


这个案子没有赢家。病人16次化疗,历经磨难后去世;家人与之阴阳相隔,又付出了高额医疗费;医保基金也支付了医疗费,却未能挽救病人生命;医院和医生劳心劳力,又支付了赔款。


没人想看到这一幕,然而,这却并不是个案。


海军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科主任刘士远说:“影像上最大的隐患就是漏诊,一旦漏掉,过几个月发现转移了、晚期了,就是一个巨大的医疗隐患,甚至有走上法庭的可能”。


漏诊的原因,有时候是医生诊断能力不足。准确诊断要求很高,山东聊城第二人民医院早期肺癌筛查诊疗中心主任解耀锃,从自己的经验中总结:“在40岁以上的高危人群中,100个人里边,大约30人会检出肺部结节,但这30个结节中,只有1-2个是恶性肿瘤”,早期肺癌与良性结节鉴别难度很大。


而有的时候,就是医生太累了,高强度的疲劳状态下,容易失误。


刘士远在一篇讨论肺结节筛查的文章中说:“患者单次低剂量螺旋CT检查会产生300-500张图片,影像医师需要从中寻找肺结节并判断其良恶性,耗时5分钟以上,每位影像医师每天需要为100名患者提供读片服务,工作时间长达10余小时,不仅带来体力上的巨大压力,还有疲劳状态下的漏检误检风险的精神压力。对于高年资影像医生而言,办公桌上的眼药水已经成为必备之物”。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放射科副主任张清告诉记者:“我们做过实验,如果只靠人工检查,写前几个报告不会漏,但是写到第二十个、四十个的时候就可能会出现漏诊的情况,按我们以前的统计,应该有8%到10%左右的漏诊,这是难以避免的”。


这个问题的解决,要等着医生的一个重要帮手出现。


1566728609719655.jpg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放射科副主任张清


AI提升早筛效率和准确率,挽救更多生命


这个帮手,就是人工智能。医疗AI的进步,大大提高了肺结节筛查的效率和准确率。


影像医师需要5分钟以上的阅片,人工智能只要几秒钟就能找到可疑结节,并标注位置、大小、成分等等基本信息,医生在此基础上进行复查。“AI+医生”的双重阅片机制大大提高了效率。


同时,AI的准确率更高,“医生能找出70%的结节,AI能找出95%”,解耀锃说,没能找出来的,都比较小,基本可以忽略。


而且,AI还有一个任何医生都没有的优点:不会疲劳,稳定性高。


张清所在的放射科,2016年开始引入推想科技的医疗AI系统,经过磨合以及产品迭代,“2017年3月之后,逐渐用得很顺畅,再后来我们科全员都已适应,达到100%的点击率”,也就是说,每一位患者的片子,都先用AI筛查一遍。


使用AI之前,一位高年资医生每天可以完成50份左右的检查报告,而且不能保证不漏诊,“做得身心俱疲”,有了AI的辅助,同一位医生可以完成80份报告,而且基本保证不漏,张清说。


效率和准确率提升意味着更多患者的健康得到挽救。


2019年2月18日,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联合推想科技启动了人工智能肺癌筛查系统,该院副院长刘敬禹说,“3月份的时候,AI入驻我们医院不久,开了一次小范围的学术沙龙会议。一位市领导亲自体验了一下,筛查到一个磨玻璃结节,结果心情非常低落,我说不要紧,经过胸科的处理,将来您也会非常安全的。后来,她把相差几岁的姐姐也带来做检查,也发现了一个磨玻璃结节。偶然间进行一个筛查,挽救了姐妹俩的健康,提高了生活和生命质量。”


AI能够帮助医生把肺癌诊断的时间提前”,推想科技CEO陈宽说,“虽然只是一个环节,但它带来的就是流程的优化,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去实现癌症的早筛、及早干预”。


8月3日,在辽宁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和山东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等医院的实践经验基础上,推想科技发布“肺癌全周期智慧解决方案”,通过AI医疗应用平台提供AI预防、诊断、治疗的全周期、规范化的肺癌解决方案。开始先筛查,筛查之后通过AI加上院内院外的MDT,包括胸腔镜、微创进行及早的干预,一个流程下来就可以实现国家想要的早筛、早诊,这一方案不仅有助于提升癌症患者的生存率,还能够有效降低医疗成本。


成本可以降低多少呢?


1566728742190931.jpg

推想科技CEO陈宽


聊城经验:挽救237个生命,同时节约4000万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曾经对北京市2008年至2009年“两癌(宫颈癌、乳腺癌)”筛查运行与管理情况进行卫生经济学评价,结果显示:开展“两癌”筛查项目,使家庭和社会减少约4亿元的医疗费用,医疗费用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比未经筛查的家庭减少三分之二,有效降低患者负担。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消化系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主任李兆申今年两会时说:癌症的筛查及早诊早治,可能不是花费钱,而是节约钱。“我们去年算了一笔账,比方说一个地区有一个晚期胃癌病人,从诊断到去世平均费用是20多万元,如果我们花10万元筛查出来,那就能节约10多万元和更多的卫生资源”。


肺癌也是这样。晚期肺癌治疗费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而且治疗效果令人沮丧,而早期肺癌进行微创手术,费用3-5万,平均3-5天就可以出院,1个月之后就可以恢复工作,从卫生经济学到社会经济学都体现出明显的优势。


2015年中国肺癌发病人数接近80万,其中估计20%是早期,如果通过早筛把这个比例提高到80%,就意味着能在早期就发现的病人会新增48万人,假设早期和晚期肺癌治疗成本差距是10万元,那么单单是AI推动的肺癌早筛,理论上可以节约480亿医疗成本。而这个10万的差距,其实是低估的。


抛开理论,再看实际案例。我们先把时间调回2014年底,影像科医生解耀锃在读了美国向高危人群推广肺癌早诊的消息后,萌生了“我们也应该这么做”的想法。


过往14年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证了太多晚期肺癌患者挣扎求生的例子,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在倾家荡产后,依然不治身亡。“一家私立医院的院长,因为腰痛去做核磁发现了肺癌,从发现到死亡只有4个月时间,他们家有足够的钱进行最好的治疗,但还是去世了”。


解耀锃一直琢磨着能为此做点什么,而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患者被癌症吞没。他先做个实验:为914位40岁以上的医院职工做筛查。竟检出23位疑似早期肺癌,手术后发现,其中21例确为早期肺癌,另有2例为良性的炎性假瘤。


2015年,聊城二院成立了早期肺癌筛查诊疗中心,成为国内较早设立此专项业务的医院,2017年又和推想科技合作增加了人工智能筛查系统。


解耀锃说:“刚开始比较辛苦,到了2017年的时候就有了AI,就轻松很多了,帮我们节约50%到70%的劳动时间,而且基本上不漏”。


截至目前,诊疗中心为27145位高危人群进行肺癌早筛,确诊311例,其中良性肿瘤14例,炎性结节10例,肺癌287例,影像诊断准确率达到96%。287例肺癌中237例为早期肺癌,占83%,晚期6例,其余为中期、中晚期,这个诊断准确率及早期肺癌检出比例与国际水平相当。“可以说我们挽救了237个生命,237个家庭”。


解耀锃一直跟踪这些患者的情况,237例早期患者,经过手术治疗后,除了一位因意外身亡,其他人都还健康活着,每一位手术费用在3-5万元;而6位晚期患者,都在1-2年内花费20-30万治疗费用后去世。


简单算一笔账,27145人进行早筛,每人216元,检测费用近600万,237位患者手术,按每位5万元治疗费用算,接近1200万,如果他们未能提早筛查,发展到晚期,那每位25万元计算,需要花费接近6000万的治疗费用。


也就是说,光从经济价值看,解耀锃和他的团队节约了超过4000万的就医成本,其间受益的包括患者,也包括医保基金。


这,还不包括237个无价的生命。中国有2000多个县,如果聊城经验在全国推广,那就意味着更多的生命得到挽救,更多医疗成本得到节约。


1566728903833578.jpg

聊城二院早期肺癌筛查诊疗中心主任解耀锃


早筛就像修水库,比洪水泛滥再救灾省钱多了


早筛早诊早治,有疗效价值,也有卫生经济价值。


“对1万个人花低剂量CT的成本,1%的人查出来癌症,和不能早筛拖到晚期的治疗花费相比,一算肯定是合算的,从卫生经济学上,应该是比较清楚的。”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章滨云说,这不仅仅是卫生经济学的问题,对病人来说,提前发现,是生命周期的普遍延长和生命质量的提高。


他打了个比喻,“在上游把洪水疏导清楚,比下游洪水泛滥时去救灾,肯定效果好很多”。


修水库比救灾省钱,而且伤害小,但洪水不是天天泛滥,节约的是未来的钱,而修水库是一个当下花出的、确定成本的投入,这个成本谁来出就是一个问题。


有一种思路是医保支付,今年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都有把癌症早筛纳入医保的提案或议案。


章滨云认为,当我们的保险从医疗保险改名叫健康保险的时候,这个问题应该就能解决了。


来源:“八点健闻Plus”微信公众号,作者:健闻Plus王吉陆

原标题:《肺癌患者的选择:耗尽家财后死亡,还是花5万后活着?》

内科
心血管内科 神经内科 消化科 肝病科 内分泌科 肿瘤科 血液科 精神科 呼吸科 肾内科 风湿免疫科 感染科
外科
普通外科 神经外科 胸心外科 泌尿外科 骨科 整形外科
其他
麻醉科 妇产科 儿科 眼科 耳鼻咽喉科 口腔科 皮肤性病科 急诊/重症 影像科 检验科
用大发快三漏洞app打开!